<listing id="lxf1b"><nobr id="lxf1b"><menuitem id="lxf1b"></menuitem></nobr></listing>
<noframes id="lxf1b">

新聞動態

華強北繁華落盡:中國電子**街空鋪漸多

華強北繁華落盡:中國電子**街空鋪漸多

有著“中國電子**街”稱號的深圳華強北,被譽為珠三角乃至中國電子業的“窗口”。商圈內聚集了5萬多商家,包括電子經營企業、采購商以及物流服務業等等,多年來這里都是“一鋪難求”,生意異?;鸨?。

  然而近年來,隨著全球經濟衰退、珠三角制造業萎縮,再加上電子商務的沖擊,華強北電子街正面臨轉型的壓力。特別是年初開展的“三打兩建”行動,讓華強北大量存在的山寨手機廠商遭受毀滅性的打擊。

  近期,坊間不斷傳出“華強北商戶退租潮”的傳聞,記者調查發現,盡管傳聞略有夸張,但部分地段的商鋪空置率確實有越來越高的趨勢。山寨手機繁華落盡之后,華強北又將以何立足?這或許不單是華強北所要考慮的問題,也是整個深圳電子產業需要反思之處。

  “山寨機”敗退 空鋪潮初現

  “華強北山寨機的慘淡現狀,前兩年就已經顯示出征兆,今年因為整治行動導致矛盾凸顯,明后兩年情況還會惡化”

  日前,記者在華強北核心地段的遠望數碼城、賽格通信市場、華強電子世界、曼哈數碼城等電子市場走訪發現,各大市場幾乎都能看到“旺鋪轉租”的信息。和幾年前“一鋪難求”的場面相比,如今“空鋪”現象已經開始顯現。

  在華強電子世界,二樓的店鋪有幾百家,約20多家為空鋪,在此前媒體報道中,空鋪現象*嚴重的明通數碼城的二樓,同樣也有20多家店鋪處于關門狀態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華強北商鋪的退租關檔現象,與這里的山寨手機產銷店的減少有直接關系。深圳華強北曾經是“山寨手機”的大本營,每天有大量價格低廉、貌似“品牌”的手機在這里生產、銷售,也一度吸引了大批消費者。

  不過近年來,隨著智能手機的興起,功能型手機市場逐漸被壓縮,山寨機市場也隨之萎縮。

  “過去,功能機很容易被山寨,因為技術門檻低。”深圳市鴻嘉源通訊科技公司項目經理王學凱告訴記者,山寨機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,沒有專業的市場運作,品牌知名度很低,在智能機興起的時候,人們已經不愿意再買山寨機了。

  據王學凱透露,“現在國內外山寨機訂單都減少了。國內山寨機的優勢在于成本低價格低,如果要山寨智能機的話,一方面質量上達不到,另一方面價格也上升了,幾乎沒有價格差了”。

  與此同時,這些以仿冒取勝的“山寨機”因侵犯知識產權、質量無保障等問題,一直以來都是市場監管部門嚴打的對象。2012年年初,廣東省掀起了一場旨在規范商業市場秩序的“三打兩建”專項行動。華強北商圈成為監管的重點區域,這里的山寨手機店鋪,也成為重點清理的對象。

  經過一輪高壓集中整治,華強北商業圈出現了“關、停、并、轉”潮,一些靠不法渠道生產、經營山寨手機為生的商戶,失去了生存的土壤,并陸續撤離了市場。據不完全統計,華強北主要手機專業市場共有3575戶經營戶主動退場。

  記者觀察發現,目前華強北僅存的山寨手機店,也大多生意蕭條,隨時有離場的可能。在明通數碼城二樓,記者看到,山寨手機依然在叫賣。一個仿品牌手機的山寨產品,價格只有原產品的五分之一,卻少人有問詢。

  華強北商會會長黃建躍告訴記者,此輪“三打兩建”行動,使華強北絕大多數山寨手機商戶受到影響,很多商戶因為做不下去紛紛撤場。“目前沒有撤場的,有一類是自有物業,不存在撤場一說,另一類是租期還未結束,所以暫時扛著。”

  據黃建躍透露,“華強北山寨機的慘淡現狀,前兩年就已經顯示出征兆,今年因為整治行動導致矛盾凸顯,明后兩年情況還會惡化。”

  轉型已在進行 層次尚顯低端

  “他們緊追市場風向,往往什么品牌的手機賣得火,他們就緊跟著生產相應的手機配件,十分被動”

  記者了解到,華強北多以小商戶為主,且多數商戶仍局限于生產、銷售價值不高的電子元器件、電子消費品,或者是山寨產品。這樣的店鋪在華強北不止上百家,同樣的產品同樣的低價格,卻缺乏市場競爭力。

  有專家表示,“華強北的舊有產業模式,與深圳市提倡的**性產業,發展高新技術產業的導向相悖。”另外,華強北坐擁深圳*為繁華的商業地段,租金成本逐年上漲,若不通過轉型升級提高附加值,繁榮將很難持續。

  “此次‘三打兩建’加速了華強北山寨機的撤場,雖然暫時對該地區的商業有影響,不過也恰好成為它轉型的好時機。”深圳大學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達志認為,華強北應該抓住機會,利用原有的空鋪,重新規劃其產業結構。同時,商家本身也應該積極尋找升級之路。

  記者了解到,實際上,華強北企業的轉型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在悄然進行。在華發北路上,龍勝配件城的一塊紅色橫幅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。橫幅上寫著:“熱烈祝賀龍勝配件城轉型升級成功”的字樣。據介紹,兩年前龍勝配件城還只是一個山寨手機大賣場。

  “大概從2011年開始,在市場引導的行為下,這里的很多商鋪開始做蘋果手機配件,因為種類多,款式新穎,受到市場歡迎,很多老外專門到這里選貨。”據該市場內部人士介紹,現在除了一樓一小部分銷售品牌手機之外,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樓幾乎看不到其他產品,幾乎95%的商鋪都在銷售蘋果配件。

  記者了解到,不只是龍勝配件城,在深圳華強北,由于山寨機的沒落,智能機的興起,越來越多商戶走向了智能手機配件領域。李先生在華強電子世界經營手機配件,他告訴記者,賣手機配件的店鋪基本都是跟著品牌走,“什么牌子的手機好賣,我們就賣什么手機的配件”。

  手機殼、耳機、充電器、手機外置音箱……只要是和手機有關的產品,李先生都在做。“我們有自己的工廠,可以自己生產產品。”他指著一旁的幾大箱手機殼,“這都是我們自己做的”。

  李先生告訴記者,他們的手機配件很大一部分是銷售到國外的。“像馬來西亞、印度尼西亞、尼日利亞等地方,很多人過來批發。”這些國家和地區紛紛來此采購的原因很簡單,“便宜唄”。不過他也坦言,低價格往往導致質量良莠不齊,甚至有很多存在瑕疵。

  “我現在考慮*多的事情是,等待iPhone新品上市,因為去年iPhone4s出來的時候,全部賣手機配件的都很火”。記者觀察到,像李先生這樣賣手機配件的店鋪,在華強北可能有上千家。他們緊追市場風向,往往什么品牌的手機賣得火,他們就緊跟著生產相應的手機配件,十分被動。
 

研發成本過高 升級面臨困難

  “只有深圳市政府拿出錢來,配以適當的政策扶持,才能把山寨機的升級完成”

  據悉,目前由于智能手機配件市場尚未飽和,于是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,但專家認為,生產手機配件的附加值仍然不高,并不是轉型升級的*終模式。“這相當于是給外企做代工,絕大部分利潤被外國人賺走了,所以關鍵還是要有自己的品牌。”深圳大學國際金融研究所所長國世平教授說。

  實際上,據記者了解,在山寨手機紛紛退市的時候,國內品牌手機卻在華強北悄然興起。王學凱所在深圳市鴻嘉源通訊科技公司就是一個例子。目前,這家公司的自主品牌THL手機已經在華強北開了4家分店,4個月每月手機銷售量達到8000臺,相當于銷售代理時期4個省的銷量。

  “我們是看中了國內的市場。”王學凱認為,全球*大的智能機市場還是在中國,“中國有龐大的消費人群,而有錢的人又很多,智能機在中國優良有市場”。不過他也坦言,從低端的功能機轉向優異智能機,并非一件易事。“轉型*大的成本在研發,技術的積累需要有一個摸索的過程”。

  記者采訪了一些山寨機的廠商,在談到是否考慮過做自己品牌的手機,一些廠商負責人坦言,“即使是工廠確實有能力去自主研發手機,也不打算去做。”因為除了技術上的門檻外,還有生產、市場運作、品牌營銷甚至售后服務,一系列環節的增加,帶來的是巨大的生產和銷售成本。

  “研發成本這么高,我們做小本經營的,怎么負擔得起?”華強北一家商戶老板劉先生說,“其實我們也感受到了危機,只是不知道從我們自己的角度,該如何調整?產品的同質化實際上早就存在了,但大家基本上都是打價格戰,也就不會去思考自主研發這么上等的問題”。

  “華強北轉型要和深圳市轉型聯系在一起,深圳市提出發展高科技產業,你就不能對華強北的未來坐視不管。”深圳市政府專家顧問、深圳大學國際金融研究所所長國世平教授認為,當前環境下,單靠企業自主轉型升級,技術、人力、資金成本太高,“只有深圳市政府拿出錢來,配以適當的政策扶持,才能把山寨機的升級完成。”

  同時他提出,“由于行業環境變化和競爭太快太劇烈”,相關產業若不在5年內完成轉型升級,或將慘遭淘汰,這無論對于華強北,還是深圳都將是巨大的損失。至于如何引導企業轉型升級,國世平認為,通過財政投入助力企業研發,是*直接的方式。同時還要發揮龍頭企業的**帶動作用,通過兼并組合的方式,實現業內資源的優化配置。

  “比如讓華為(微博)、中興等幾個龍頭企業,牽頭行業升級,通過兼并、收購的方式,重組華強北的山寨手機企業,實現產業上下游企業的有機聯動、合理分工。”國世平說。同時他還提出,“不妨讓華強北的10個小公司聯合在一起,形成規模優勢,提升競爭力。”

  華強北被指業態單一 未來將建“建筑綜合體”

  “華強北應該做大型商業航空母艦,不能只賣電子、百貨,應該參考美國綜合體的模式”

  據悉,華強北商圈產業形態,主要有電子元器件、手機通訊產品、電子數碼產品、綜合百貨四大板塊。據統計,該片區目前電子、通訊專業市場共有45家,占全市電子通訊市場總數的95%,華強北電子產品市場交易量在國內占據龍頭地位,同時在國際電子產品領域也具備一定的定價話語權。

  長期以來,華強北無可爭議地成為“中國電子**街”。華強北商會會長黃建躍認為,在這樣的光環背后,其實也潛藏著不少負擔。“華強北起步之初,可以用‘電子商業街’來樹立品牌,但如今形勢有變,就應該重新考慮定位的問題。”

  據黃建躍介紹,早些年,華強北形勢大好時,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商鋪擴張,直接導致商鋪林立,商品同質化嚴重,“很多商場經營同樣的商品,甚至同一個老板在兩家商場開同樣的店。”而如今,當這艘“電子航母”遇到經濟、政策風向變化時,暴露出嚴重的后遺癥。

  黃建躍認為,華強北目前*大的問題是,業態過于單一,一有風吹草動,幾乎連片遭殃。為此他提出,“華強北應該做大型商業航空母艦,不能只賣電子、百貨,應該參考美國綜合體的模式。”

  “華強北地段優越,這里應當建成大型購物中心、大型家電賣場、圖書館、影院、酒吧休閑店,讓消費者來這里不只是奔著山寨機,而要給他們更多的消費體驗。”

  黃建躍設想,今后華強北可將現有電子商鋪比例,由70%降至30%—40%,但仍然要保持華強北電子產品、資訊*前沿的優勢。今后可以集中在一些知名度高的品牌,以上等和中檔為主,涉及部分低檔產品。同時,為了與電子商務進行差異化競爭,不妨打造一些“體驗式商鋪”,提供更為上等的售后服務等等。

  據悉,關于打造華強北商業綜合體的計劃,政府部門已有考慮。相關業內人士透露,目前深圳市政府正考慮在華強北打造一個全新的“賽格國際電子城”,作為華強北新的“建筑綜合體”,將借助周邊各種商業配套,帶來電子信息產業整體的升級機遇,從而帶動當地經濟效益進一步提升。

  華強北未來定位:

  城市

  綜合體

  ■對話

  “山寨”時代一去不復返,華強北這條電子商業“老街”,如何再現深圳電子信息產業雄風,成為學界、業界關注的話題。

  記者日前獲悉,深圳市政府正聯合相關部門,研究華強北“中國電子**街”的改造及其重大項目建設方案。參加該方案制定的深大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達志,近日向記者透露了方案的部分細節。

  南方日報:對于華強北的轉型升級,政府、學界等有哪些方面的設想?

  魏達志:作為“中國電子**街”的華強北,發展現代服務業的高聚集經濟,必然產生高效益的勢能,必然形成高開放特征。華強北應當由傳統低端的服務業態向現代優異的服務業態轉變,由低端產業鏈、價值鏈向優異產業鏈、價值鏈轉變。

  同時,華強北不能局限于傳統實體服務業,還應當發展虛擬服務比如電子商務等等。根據福田區的整體部署,華強北還應該考慮建成CBD概念的現代優異商業街區,比如將其打造成為“永不落幕的國際采購中心和信息中心”等等。

  南方日報:未來華強北產業改造的范圍和定位是什么?

  魏達志:根據市規劃國土委公示的2012年第三批城市規劃項目,華強北片區法定圖則適用范圍為:筍崗西路、紅荔路、華強北路、上步中路、深南中路、華富路及深圳中心公園東側邊界所圍合的區域,總用地面積185.86公頃。

  該片區今后將建成國內*具影響力、輻射海內外的優異電子信息服務、展示和交易中心、多元業態混合的高品質商業中心和生產型服務業中心,兼有商務辦公、居住等功能的城市綜合型片區。

  南方日報:土地資源稀缺的情況下,華強北改造會不會受限?

  魏達志:華強北片區改造的發展策略,必然要求高效、集約、混合利用土地資源,今后將通過城市更新釋放用地,完善片區功能結構及公共服務設施配套;促成地下空間與二層連廊一體化建設,構建立體化交通與城市空間。同時,華強北片區鼓勵地下空間開發,以形成相互連通、高活力的地下空間系統。

  根據圖則,整體功能布局為:以華強北路、振興路兩側用地為地下空間開發核心區,形成以商業、服務業為主,兼文化娛樂、交通換乘、市政配套等多種功能的地下空間綜合開發區域;核心區外圍地下空間以停車功能為主,截流社會車輛進入核心區域。

  南方日報:華強北改造中有哪些大項目值得期待?

  魏達志:深圳提出了“賽格國際電子城項目”,今后,賽格國際電子城將作為華強北新的“建筑綜合體”。賽格國際電子城將借助周邊的各種商業配套,帶動當地經濟效益進一步提升。該項目在5—10年內規劃總用地面積35000平方米,總建筑面積470000平方米的上等貿易與服務空間。

  未來這里將新增一批高新技術**型企業和服務業,按照當前物業出租與銷售的價格,將形成數百億元的產值。如果加上入駐企業的群體效益,將達到數千億元的營銷總額

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1786號

中国18女人水多毛多,永久免费的啪啪免费网址,女人大片aa高潮免费视频

<listing id="lxf1b"><nobr id="lxf1b"><menuitem id="lxf1b"></menuitem></nobr></listing>
<noframes id="lxf1b">